天弘余额宝在一而再五个季度范围收缩后,非常前述3只规模增进逾千亿元的货基。强监管之下,货基规模仍在扩张。  据数据统计,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全国已发公募产品的基金管理公司达131家,管理基金数量共5060只,管理规模总计13.01万亿,规模较去年末增加1.4万亿。  总规模攀升的背后,货基仍然是绝对主力。截至2018年末,货币基金规模升至81498亿元,较2017年末的71400亿元增长逾1万亿元,增幅为14%。实际上,自2015年至2018年非货币理财规模基本持平,这意味着近几年公募行业总规模增量主要来自货币型基金。  如此规模基数之上,货基能否在2019年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答案或是否定的。一方面,由于规模庞大以及监管趋严,货基2018年的规模增速已大幅放缓,继续保持高速增长难度极大;另一方面,银行资管子公司对货基的冲击将逐步显现,货基将遭受分流考验。  显然,对公募而言,2019年在货基方面“守江山”比“打江山”更为紧要。尽管货基已不再纳入公募基金公司规模排名,但其管理费收入对基金公司利润之重要,仍让基金公司尤其是大公司不可轻视。  多位公募固收人士在谈及2019年公司布局方向时直言,货基的位置依然重要。  互联网货基规模剧增  据数据统计,2018年有8家基金公司货币基金规模增长接近甚至超过1000亿元,实现了巨大的增长。  这8家基金公司分别是建信、南方、广发、汇添富、国泰、博时、华安和中欧,2018年货基增长幅度均在920亿元以上。其中,前4家基金公司的货基规模增幅均在1000亿元以上,分别是1549.74亿元、1208.45亿元、1186.96亿元和1109.42亿元。  若从单只货币基金的规模增幅来看,2018年规模上升最多的前十大货币基金依次是博时现金收益A、华安日日鑫A、国泰利是宝、中欧滚钱宝A、景顺长城景益货币A、广发天天利E、建信现金增利货币、建信现金添利A、鹏华添利宝、易方达易理财,规模增幅在515亿元至1417亿元之间。  其中,博时现金收益A、华安日日鑫A、国泰利是宝2018年的规模增长绝对额分别为1417.4亿元、1358.16亿元和1043.62亿元,增幅依次是3842%、33494%和6404%。  观察可见,上述规模暴增的多只货币基金均与余额宝和理财通两大互联网平台关系紧密。其中,规模增长最多的前6只基金均是余额宝平台对接基金,而易方达易理财则是对接理财通平台。背靠余额宝平台的货币基金显然展现出了更强的吸金能力,尤其前述3只规模增长逾千亿元的货基,可以说是余额宝扩容的最大赢家。  华南一位公募副总1月3日指出,“余额宝扩容计划出来后,大家都预期新接入者会大幅受益,但受益程度有多少当时还很难预估。从结果来看,对接余额宝平台带来的量是非常明显的,尤其是最早接入的几只产品,分得了很大一块蛋糕。基本上去年全行业货币基金规模的增长,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些对接互联网平台的货基贡献的。”  不过,受其它基金分流影响,天弘余额宝2018年规模缩水4471.26亿元。此外,易方达增金宝、上投摩根货币B、国投瑞信货币B、华安现金富利B、中银如意宝B、大成天理B去年全年规模缩水均在200亿以上,是除天弘余额宝外规模缩水最多的货币基金。  就总量来看,截至2018年末,货基规模排在前十位的基金公司依次是天弘、建信、工银瑞信、易方达、南方、博时、汇添富、广发、鹏华和嘉实,这些公司的货基规模在2161亿元到13061亿元之间。其中,建信和工银瑞信的货基规模分别为5326.81亿元和4716.18亿元,是天弘之外货基规模最大的两家公司。此外,平安、中银、招商和华夏截至2018年末的货基规模也均在2000亿元以上。  上述14家基金公司2018年末合计货基规模高达近7.5万亿元,占全行业货基规模的九成以上,几乎一统江湖。  货基仍是“重头戏”  尽管货基规模进一步大幅增长的可能性已较小,但多家基金公司均表示,2019货币基金仍为重点业务。  华南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的固收总监郑泽睿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受银行理财子公司冲击最大的是货币基金,因为货币基金在投资方面受到的限制非常多,而银行理财类货币产品流动性跟货基一样,收益还比货基高,又几乎没有任何束缚。如果按照现在这个监管思路和应对方法,货币基金未来肯定会明显萎缩。但对公募而言,货币基金肯定还是要继续做的,至少对我们而言2019年货币基金仍然是重点发展对象。”  其表示,“相对来说银行理财对货币基金的冲击在散户渠道的影响会大一些,但像蚂蚁金服这种渠道受影响是很小的。因为蚂蚁金服的场景被替换难度极大,其它的场景都不足以吸引投资者在里面留存,所以我们今年会努力尝试通过蚂蚁金服来发展货币基金。”  郑泽睿进一步指出,“虽然货币基金现在已经不再纳入公募规模统计,但对基金公司盈利来说依然是非常重要的。虽然考虑到银行理财会对货基带来冲击,但就目前而言,机构资金不会选择去买银行理财,因为内向性产品很难买。此外,机构资金买货币基金主要还是出于免税考虑,这是货币基金比较明显的优势。”  北京一家大型公募基金公司副总经理也谈及了相似看法。其指出,“2018年我们的货币基金规模取得了明显的增长,2019年我们会凭借渠道方面的优势继续深耕这项业务。2019年货币基金的收益率相较于2018年下半年的情况会有所好转,可能会维持在3%以上的水平。在银行理财子公司正式运作之前,货币基金还是会有一定发展空间,我们将密切关注这方面的政策和市场环境变化。”

时代周报记者宁鹏发自上海  在经历了数年的高速增长后,天弘基金的规模在2018年一季末触顶后,开始逐渐回落。其中余额宝在2018年末的规模降至1.13万亿元,一年萎缩接近4500亿元,相比2018年一季度末的1.69万亿元,缩水幅度超过5000亿元。  有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天弘基金与余额宝的规模神话,很大程度是支付宝流量孵出的蛋,在失去对余额宝平台的流量独享之后,天弘基金的增长神话破灭并不奇怪。  联姻阿里后的逆袭  从天弘基金成立以来历年各季度的规模变化来看,余额宝改变了这家公司命运的说法并不为过。据财汇资讯数据,自2005年四季度起,该公司成立以来连续8个季度总规模不足3亿元。在2007年四季度末,天弘基金在这波牛市里终于有所斩获,总规模达到了60亿元。然而,接下来的11个季度,均未能突破这一数据。到了2012年二季度末,天弘基金的规模首次突破百亿,为129亿元。  成立多年之后,天弘基金仍为中小基金公司,与阿里巴巴的联姻迅速改变了这一切。2013年6月13日,阿里巴巴与天弘基金合作推出余额宝,至此天弘基金进入“开挂模式”。2013年二季度末,天弘基金的总规模为136亿元,三季度末的规模飙升至668亿元,到了年底总规模则为1944亿元,迅速跻身“千亿俱乐部”。天弘基金的规模增长并未就此打住,2014年一季度末,该公司总规模已达到5537亿元,在货币基金还未从规模排名中剔除的年代,天弘基金一跃成为行业的巨无霸。  而正是在2014年底,天弘基金的规模成为了公募行业第一,天弘基金在极短的时间内凭借单只产品完成了逆袭。  虽然自2014年起,天弘基金的规模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但仍在不断刷新纪录。在2017年一季度末,该公司的总规模达到了1.2万亿元,成为国内首家公募规模超过万亿的基金公司,此后几个季度仍保持持续增长,到了2018年一季度末,天弘基金的总规模高达1.99万亿元,余额宝亦在不断刷新全球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纪录。  2018年二季度末,蚂蚁金服开放了余额宝平台,开始与其他基金公司合作。2018年5月,余额宝宣布开放升级,新接入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中欧滚钱宝货币A、华安日日鑫货币A、国泰利是宝货币市场基金。  此后,更多基金公司与余额宝平台合作。截至时代周报记者发稿,余额宝平台上一共有14只货币基金,分别是:长城货币A、国泰利是宝货币基金、景顺长城景益货币A、广发天天利货币E、国投瑞银添利宝货币A、华安日日鑫货币A、大成现金增利货币A、融通易支付货币A基金、银河财富货币A、银华货币A、博时现金收益货币A、诺安天天宝A、中欧滚钱宝货币A以及天弘余额宝。  对比2017年末,余额宝对接的14只货币基金规模合计增长7000多亿元。其中博时现金收益A、华安日日鑫A、国泰利是宝等2季度相继接入余额宝的几只货币基金全年新增规模超千亿。  也正是2018年二季度开始,天弘基金的规模开始快速下滑,其中二季度与四季度规模下降超过2500亿元。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天弘余额宝在连续两个季度规模萎缩后,年底规模继续降至1.13万亿元,一年规模萎缩接近4500亿元,这一体量甚至接近2018年全年新基金募集总规模的一半。  截至2018年末,天弘基金旗下各类公募基金净值规模为1.34万亿元,比2017年底的1.79万亿元减少了4500亿元。这也是2013年依靠天弘余额宝规模连续五年大幅增长之后,天弘基金规模首度年度大幅缩水。  从单只基金来看,2018年二季度、三季度末,天弘余额宝规模分别为1.45万亿元、1.32万亿元。截至12月28日公告,天弘余额宝最新规模为1.13万亿元,比2017年底规模萎缩4473.68亿元,降幅高达28.3%。  除了天弘余额宝外,天弘云商宝也从三季末的2358.7亿元降到1543.4亿元,规模萎缩815.3亿元。该基金在今年一季度末创下2684.6的历史高点,随后的三个季度规模不断缩水,目前已经从一季度规模的高点减少1141亿元,9个月规模萎缩42.5%。  理财新规的挑战  事实上,货币基金正面临严峻考验。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数据,货币市场基金2018年规模增长12.16%,但四季度出现向下拐点。2018年全年,货币市场基金规模从2017年底的67661.51亿元增长到75888.86亿元,规模增长了8227.35亿元,全年增长12.16%。  但2018年第四季度出现了重要拐点,第一次季度末规模下降,从当年9月30日的历史季度最高点82447.25亿元,减少到12月31日的75888.86亿元,四季度规模减少6558.39亿元,减少比例是7.95%。  2018年9月28日,银保监会发布了理财新规正式稿,理财购买门槛下降。此举一方面使得理财客户范围扩大,另一方面则意味着理财产品的发行难度有所降低,会对公募货基产品形成分流。另外,在同年10月19日发布的理财子公司征求意见稿中,规定理财子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不设销售起点,且对产品销售渠道放松。  据中泰证券2018年四季度发布的研究报告,公募货基的资产净值从年初的7.9万亿元逐步走高,三季度已经逼近9万亿元,但这样的增长势头可能在接下来的1–2个季度内止步,主要考虑到两个原因:首先,前期推高货基规模的因素可能在未来的影响力趋弱;其次,市场竞争愈发白热化,监管政策利好银行类货基产品。  当前的监管方向明确了银行理财类货基在过渡期内可以使用摊余成本法,并且也可以做到T+0赎回。另外,银行类货基不在证监会管理范围中,因此在投资标的期限和范围方面会更加自由。而在当前资金利率较低的环境中,对于配置短久期资产较多的公募货基,其收益率下滑速度可能会快于银行类货基,使得公募货基处于更加明显的劣势中。  自2018年资管新规、理财新规逐步落地以来,银行理财产品也开始步入转型。限于银行此前的投研能力,以及投资者长期以来的低风险偏好,当前银行理财产品的发行以“类货基”为主,其相较于货币基金的优势,主要在于过渡期内可以继续使用摊余成本法、可提供赎回提现T+0业务、投资端限制相对较少,这对货币基金构成较大的竞争压力。  此前货币基金的高速发展,表面上是造成居民存款搬家,但本质是大量投资于银行存款与同业存单,认购端也以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主,最终变相增加了资金流转的成本。2017年货基流动性新规的颁布,即旨在遏制此现象。  货币基金让天弘基金基金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根据2018年年中报,天弘基金的营收高达57.24亿元,在行业内遥遥领先。货币基金的“大跃进”,让天弘基金赚的盆满钵满,其总资产亦已经高达百亿,超越了华夏基金的95亿元,在公募基金行业仅次于易方达基金的183亿元。  从2018年末的规模数据来看,在货币基金缩水的同时,天弘基金开始积极自救。根据天弘基金公示的数据,截至2018年末,排除货基、短期理财基金后,天弘基金最新公募管理规模为359亿元,同比去年增长48%,债基、指基及新发基金皆对规模增长有所贡献。  从规模增长来源看,天弘基金旗下非货基中,债券型基金、指数基金发力,叠加几只新基金规模较大,天弘基金的非货基规模实现了快速扩张,其中天弘优选债券型基金规模从去年不足2亿元增至99.69亿元。  有基金业资深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相比天弘基金旗下4只货币基金合计1.31万亿元的规模,359亿元的规模在行业内充其量仅为中型基金公司的体量。此外,余额宝虽然在过去数年为天弘基金创造了巨额利润,但并未看到其权益投资能力得到改善。

中国基金报记者 刘宇辉

截至今日,基金公司披露了6月底各只基金规模情况,基金公司最新规模情况浮出水面。

虽然遭到严格监管,但货币市场基金依然成为上半年公募基金规模增长的最主要来源,多家基金公司依靠货基取得规模大幅增长。在支付宝平台余额宝接入更多货币基金之后,天弘余额宝货基规模出现缩水,二季度缩水超过2350亿份,而新增接入的5只货币基金规模大幅增长近4000亿份。不计算货币基金,易方达基金公募管理规模继续排名第一。

非货币规模比拼

易方达基金继续排名第一

根据东方财富(300059,股吧)Choice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共有15家基金公司非货币基金管理规模超过1000亿元大关,其中易方达基金非货币规模达到2883亿元,继续排名第一。中银基金以2705亿元非货币公募规模排名第二,两者差距不到180亿元。广发基金以2344亿元非货币规模排名第三位。

此外,汇添富基金、华夏基金和嘉实基金(博客,微博)非货币公募规模也都超过2000亿元,博时基金、南方基金、招商基金和建信基金非货币规模也位居前十。这些巨头们非货币规模的座次最终如何,还要待QDII和FOF规模披露后才会确定,由于一些公司之间非货币规模差距较小,更新后的规模和座次可能有所变动。

货币基金再成增长利器

17家公司二季度规模增逾百亿

二季度股市急转直下,偏股基金发行迅速冰封,整体规模下滑。而处于严格监管之下的货币市场基金再度成为基金公司规模增长的利器。据万得资讯统计,包括货币基金在内,二季度共有17家基金公司单季度规模增长超过100亿元,博时基金、华安基金、建信基金、中欧基金和国泰基金规模增长最为强劲,二季度分别增长1158亿元、850亿元、658亿元、628亿元和624亿元。

这些公司之所以能取得强势增长,多依靠货币基金拉动。记者发现,上述五家公司中,博时基金、华安基金、中欧基金和国泰基金均在二季度有货币基金接入余额宝,从而在短时间内带来极大规模增量。5月4日首批新接入余额宝的博时现金收益货币(050003,基金吧)A和中欧滚钱宝A一季末规模分别只有31.52亿元和48.62亿元,到了二季末则分别猛增至1467亿元和685亿元,短短两个月分别大增1436亿元和636亿元。其他接入余额宝的华安、国泰和景顺长城旗下货基也有迅猛增长。支付宝平台余额宝的导流作用可见一斑。

而作为最初对接的唯一一只货币基金,天弘余额宝货基二季度出现2351亿元规模缩水,创出季度缩水绝对规模之最。

分化加剧

多家公司二季度规模缩水达百亿

二季度基础市场不佳,发行困难,一些基金公司规模出现较大规模缩水。

除了因天弘余额宝规模缩水导致整体规模下降超2500亿元的天弘基金之外,还有多家基金单季度规模缩水达到了100亿元,包括新疆前海联合基金、浦银安盛基金、上投摩根基金、中加基金和宝盈基金等,这些公司一些属于委外资金撤离导致规模大跌,一些则是由于货币基金规模缩水较多造成。

相关文章